8u4k 24ig e4sc mey2 7d3x 5xh7 nbr5 gee8 wy3w ggew

一汽改革百天后:全员工作“白加黑”,有的年轻人选择逃离长春

标签:平铺直序 6si2 澳门赌博送98彩金

  日前,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解放)薪酬管理科主任林雪松突发心梗去世的消息,再次将业内目光引向一汽。

  自今年9月18日一汽集团新任董事长徐留平拉开一汽改革大幕后,重新竞聘上岗的一汽员工工作节奏明显加快,工作量也在陡然增加。

  “为了响应‘白加黑’‘7-11’工作号召,现在加班已经成为一汽人工作常态。”12月27日,一汽集团内部人士在接受NBD汽车采访时称,每天晚上8、9点路过一汽技术中心大楼时,那里还是灯火通明,而以前这个时间点大楼早已熄灯。

  在这种紧张的工作氛围下,平时身体健康但在深夜下班回家后不久便突发心梗去世的林雪松,被一汽内部不少人认为是连续两个月高强度工作所致。对此推测,一汽方面目前未给出官方说法,NBD汽车试图向一汽集团官方求证,但由于重新竞聘上岗,公关部人员也发生了变动,截至NBD汽车发稿时,一汽方面还未正面回复。

  事实上,在经历了“全体起立、竞争上岗”的全员重新竞聘后,一汽上至集团下至三四级子公司,多数岗位都出现了大调整。“有的岗位竞聘做到了人尽其才,但有的也存在走过场、找关系的现象。”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一汽集团相关人士对NBD汽车说,他认可徐留平对一汽进行的大刀阔斧的改革,但可惜的是,在具体执行环节有不少地方“走样”,这让改革的效果大打折扣。

  一汽改革破局之后,如何“立”?或许是许多参与其中的人还没有想好的问题。

  10分钟决定一个岗

  9月中下旬的那场全员竞聘上岗,既在一汽人的意料之中,又在其意料意外。

  “徐总来一汽后不久,内部就在流传要搞竞聘上岗,但一直没动静。9月在改革方案发布前一周,单位突然通知我们‘这段时间不能出差’,要准备一下。通知发出一周之后,岗位竞聘就开始了。”一汽轿车内部人士称。  

  9月18日,一汽集团召开“集团公司深化改革工作动员会”,宣布将对组织结构和人事进行重大变革,全员先行下岗,领导们离开自己的职位,一汽人称之为“起立”。改革工作的原则为“全体起立,竞争上岗;双向选择,权责对等;量才录用,宁缺毋滥;公平、公正、公开”。改革的范围包括上至各部门负责人、下至普通员工,涉及总人数超过万人。

  “方案公布后,先是各职能负责人竞聘岗位,部门领导负责人敲定后,就是我们基层员工竞聘上岗。”上述一汽集团相关人士回忆,竞聘的流程大致是,先公布部门有多少岗位,描述各个岗位的具体工作是什么,然后要求员工自主报名,随后进入面试环节。一汽内部将这种竞聘上岗的方式称为“组阁+竞聘”。

  “面试的过程很快,最多也就10分钟,主要提问对所竞聘的岗位认识、该岗位的工作痛点是什么,如何解决这类问题。如果竞聘成功当天晚上领导会发短信告知,第二天也会把竞聘结果公布,没有竞聘成功的人就会被放到‘池子’里培训,等待岗位重新竞聘上岗。”一汽轿车内部人士表示。

  据了解,一汽的这次人事改革动作很快,目的是尽量为了避免外界干预和因人情关系导致竞聘走样,但即便如此,在实际的竞聘过程中仍有不如意的情况出现。

  “第一轮高级经理竞聘还算是公平公正,但到第二轮第三轮竞聘就出现一些岗位不能做到人尽其才,比如有原来在一汽技术中心工作多年的技术骨干被竞聘到采购部岗位,有的原来做会计被竞聘到物流岗位,竞聘过程中走关系,‘找大哥’的现象是存在的。”一汽解放内部人士称。

  一汽集团某二级公司内部人士对NBD汽车表示,在竞聘过程中,不能完全排除人为的因素。在提问环节,有的就比较简单,有的则是不断提问,直到把此人“问倒”。

  “‘组阁+竞聘’的方式,也容易出现一些实干、有能力的员工不受重视,进而更换部门甚至离职跳槽。”另外一名一汽集团下属公司的员工对NBD汽车说。

  上述一汽内部员工关于竞聘上岗情况的说法,因一汽集团公关部电话无人接听,截至NBD汽车发稿时尚未得到官方回应。

  全员加班已成常态

  “林雪松的确是突然离世的,但是否因工作压力导致,无法判断。”一汽解放一位员工对林雪松事件如是向NBD汽车表示。他说,在改革推行后,一汽员工的工作强度和压力有明显增加。

  据了解,在改革之初,徐留平便定下“白加黑”“7-11”的工作基调,目的是希望改变员工此前的工作懒散、不积极主动状态。

  “改革后,各主管领导直接对工作成果负责,干得好的绩效好,干得不好的位子难保,所以各层级领导都绷紧了神经。”上述一汽集团下属公司员工表示,在此情况下,加班被自上而下传导灌输,有部门月加班甚至达到150多个小时,压力自然就大。

  但也有员工向NBD汽车表示,压力不仅来自于工作,心也累。“竞聘让员工的心理压力很大,岗位比原来减少了很多,不少没有竞聘上岗的人被放在‘池子’里,培训后等有新岗位出来重新上岗,但如果还是没能竞聘上,就面临下岗的风险。”上述一汽集团相关人士称,在激烈的竞争中,有一些人选择买断工龄。

  岗位数的减少也使竞聘上岗的人工作量陡然增加,“原来两个人干的活儿,现在一个人干,项目太多,经常压得喘不过气来”。

  但也有一些岗位并不是超负荷状态,为了响应“白加黑”工作号召,有些人即使没事也在“耗点”。“各部门都在加班,如果有人按时下班了,反而特别突出。”上述一汽集团下属公司的内部人士称。

  工作量、工作时长加大,但一汽员工的工资却没有上涨,改革后的薪酬机制至今并未出台。“不少部门都在加班加点设计薪酬方案,刚刚去世的林雪松就是其中一员。”上述一汽解放内部人士称,这场改革来得快,但打破旧体制之后,新的体制如何建立,目前来看还没有具体的方案出台,各个部门也都在梳理制度,希望尽快拿出新方案。

  在这种情形下,一些对一汽未来不看好的年轻人已经在陆续选择离开。“领导给我们开出的薪水尽管无法与北京等一线城市相比,但在长春当地算较高的工资水平。所以,公司认为拿着这样的‘高’工资,就算是‘7(天)X24(小时)’工作也是应该的。”一位在改革后离职的一汽原职工对NBD汽车说。

  而据一汽轿车内部人士向NBD汽车透露,离职的年轻技术人员,很多都被吉利汽车等自主车企挖走了。

  等待“薪酬考核”方案落地

  事实上,人员变动仅是改革给一汽带来的变化之一。随着改革的逐步深入,一汽集团内部正掀起向长安汽车学习的“风潮”。

  NBD汽车了解到,徐留平此前在长安汽车深耕多年,带领该公司实现了自主业务的突破。徐留平执掌一汽、掀起改革风暴后,一汽多个部门也开始积极研究长安汽车的自主发展经验。

  上述一汽集团内部人士表示,目前,一汽已有部门安排人员去长安学习内部管理模式。此外,目前新的薪酬考核制度也在制定中,内部流传的一种说法是,将参考长安的薪酬标准制定,有可能从2018年开始调整。不过这一说法,NBD汽车未从一汽官方得以证实。

  NBD汽车采访了多位长安内部人士,他们均表示,长安员工的工资差距较大,由于每个人的岗位、工作量、工龄等不同,收入也随之不尽相同,普通员工的工资范围约在3000~8000元之间,但不排除有超出此范围的情况。

  而据一汽集团人士介绍,多数岗位的普通员工月工资水平基本在4000-8000元左右,部分年轻的技术人员月工资基本以8000元起步。

  据一汽集团相关人士透露,一汽的薪酬调整有可能分两方面:一是强化项目制度,项目经理会有制定项目奖金的权利;二是强化薪酬分级,形成梯队,避免此前的新员工与工作5、6年的老员工,以及少干活的和努力干活的拿得一样多等不公平现象。

  “一汽多年发展已形成了自己的企业文化,现在突然要全面向长安学习,很多员工实际上并不适应。”上述一汽集团内部人士向NBD汽车透露,此前,一汽子弟学业完成后都希望回到一汽工作,但现在不少一汽子弟已不愿意再回归,一汽员工的归属感正在逐渐降低。

  “现在评价一汽改革的效果还为时过早,改革刚刚进行了4个月,在产品层面还没有完全体现出来。听说奔腾正在开发几款新车型,希望一汽自主销量未来会有起色。”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说,与还未展现上升趋势的自主销量相比,现在多数一汽员工更关心新的薪酬考核方案何时落地。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